文章
经典文章
情感文章
原创文章
伤感文章
心情文章
励志文章
人生哲理
爱情文章
故事
感人故事
心情故事
情感故事
爱情故事
散文
爱情散文
伤感散文
抒情散文
写景散文
诗歌
现代诗歌
爱情诗歌
古词风韵
散文诗

常州90后快递小哥车祸离世 捐献器官挽救4人

时间:2018-06-30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新世纪网上娱乐 阅读:加载中..

利 他

“快递小哥”车祸身亡,妻子、父母3人作出重大决定:捐献4个器官,挽救4位素不相识者生命

“虽然他已不在我们身边,但我感觉到他还在。他救了4个人,也没什么遗憾的了。”昨天,说到丈夫刘文军,26岁的肖利利声音哽咽,“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两个孩子,没有了爸爸,他们将来怎么办?”

刘文军是一名刚从业两个月的“快递小哥”。2月27日中午,他在送快递过程中不幸遭遇车祸,虽经全力抢救,仍不幸身亡。

悲痛无助的绝望时刻,他的家人作出一个重大决定:无偿捐献刘文军的4个器官。

由此,挽救了4个素不相识者的生命。

“我们替他作了这个决定,他应该会理解。他一直是个好孩子。听说他的器官救了4个人,我们很欣慰。”昨天,看着手机里儿子一家4口的照片,刘文军的老父亲刘良太禁不住泪流满面。

在抢救期间,刘文军的情况十分不乐观。3月2日,治疗小组的医生找到刘良太,告知刘文军已经救治无望,问他们是否考虑过器官捐献,“让生命以另外一种方式延续”。

“我当时一听就跪下了,求医生无论如何要救救我儿子。”刘良太说,他不敢想象儿子会真的离开,也不能接受。他哭着离开医生办公室,跑到医院的空地上哭了一场。

冷静下来后,他找来妻子和儿媳商量。

妻子、儿媳一开始明确反对,“他伤成这样,我们已经心疼得不行了,怎么还要捐器官”。

刘良太劝她们,这是行善积德的好事,文军一定不会反对,“医生说得对,与其化成一把灰,不如捐出来救人,为社会做点好事” 。

在做了一天一夜痛苦的思想斗争后,3月4日,肖利利和婆婆也想通了,3个人都在红十字会器官捐献相关文书上签了字。

3月4日下午4时45分许,器官摘取手术开始。术前,10多名医护人员集体默哀1分钟,表达对刘文军的感谢和尊重。最终,刘文军的肝脏、肺和两个肾脏分别被移植到南京、无锡、常州4个不同病患的身体里,挽救了4个素不相识者的生命。

“我们不知道受捐者的身份,但听说儿子救了4个人,我们在悲伤中有了不少安慰,觉得儿子还活着。”刘良太告诉记者,他以前在新闻里、小说上看到过器官捐献的事,觉得这是一件大好事,还曾跟家里人开玩笑说,以后自己要有个三长两短,也把自己捐出去,“没想到,这句话应到了儿子身上”。

据了解,刘文军老家在安徽省阜阳市利辛县,到常州打工已13年。去年12月底,他辞了工厂的工作,来到中通快递前黄站当了一名快递小哥。

“家里有两个孩子,他就想多赚点钱。”肖利利说,丈夫身份证上登记的是1987年生,但实际上他是1990年的,属马,在他们老家,不少人身份证上的年龄比实际大两三岁。在厂里,刘文军每月收入有四五千元,听说送快递挣得比这个多,他毅然跳了槽。

送快递是按件算工资。为了多挣钱,刘文军每天早晨7点多就出门,晚上要到9点钟左右到家,早出晚归。“我劝他太辛苦就别干了,他说,上手了就会好的,得多挣点钱,让孩子过上好日子。”肖利利说。

2月27日中午12点10分许,刘文军驾驶快递三轮车至武进区南环线前黄镇马家塘路口,在由西向北左转弯时,遇上了由东向西直行的一辆变型拖拉机,两车相撞,刘文军被撞倒在地,头部严重受伤。

很快,他被送到武进医院南院重症监护病房。然而,虽经全力抢救,3月3日刘文军还是没有了自主呼吸,经专家评定符合脑死亡状态,最终不幸离世。

双肾、肝脏、肺——

分别在常、宁、锡移植给4人

记者昨天获悉,刘文军的双肾、肝脏、肺4个器官,已分别在常州(第一人民医院)、南京、无锡捐献给4位患者。手术是在常州摘取后迅速送往相关医院进行植入的。

刘文军成为我市2011年开展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以来的第29例捐献者,是捐献4个及以上器官的第6人,也是所有捐献者中比较年轻的一位。

“在器官捐赠的整个流程中,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注意捐赠方和受捐方信息的保密。”市红十字会捐献工作部副部长罗杰说,器官捐赠遵守“双盲原则”,就是双方互不知晓对方信息。这种原则,一是为了杜绝器官买卖行为,二是为了保护捐赠者和受捐者双方。这也是国际上被证实的必须坚持的原则。

罗杰还说,在受捐者接受移植身体状况稳定后,捐献方如提出希望与受捐者见面,如果受捐者同意,他们会联系和安排。

记者见闻

失去顶梁柱之后

刘文军的器官捐献后,全家人都保持沉默,直到本月17日才被披露出来。

“我们不想引起议论,好事悄悄做了就行了。毕竟一些亲戚、老乡都不太理解,也怕被人说三道四。”刘良太说。

刘良太一家暂住在武进区前黄镇寨桥高梅村委杨祥头15号。与周边村民家的房子相比,这幢两层小楼显得有些破旧,刘良太一家租了2楼的两间,一间刘文军一家4口住,另外一间是厨房,里面摆了一张简易床,兼做刘良太夫妻俩的卧室。两间房,每月租金300元。

昨天上午,记者来到刘良太家。

刘文军的两个孩子正在看电视,大的是姐姐晨晨(谐音),9岁,上小学二年级,小的是弟弟又又(谐音),5岁,上幼儿园小班。

“我们都不敢告诉他们爸爸不在了。”肖利利说,两个孩子变了许多,晨晨虽然不问爸爸去哪儿了,但看起来很不开心,也很沉默,又又变得很没有安全感,只要一看不到妈妈,就嚷嚷着要找她,放学也一定要她去接,晚上本来陪奶奶睡的,现在非得挨着她睡不可,“说爸爸好久不回来了,妈妈不能不要我。”说着说着,肖利利的眼圈红了,声音越来越低。

“孩子太可怜了,没有爸爸,将来怎么办呢?”说到孙子孙女,刘良太直抹眼泪。刘良太在常州新誉集团上班,每月收入三四千元,妻子在家料理家务、带孩子,肖利利在吉鑫科技公司做行车工,每月收入约2000元,刘文军是家里的顶梁柱,全家生活虽不富裕,但很平静、很幸福。两个月前,他们还花八九万元买了一辆长安越野车。“他说,我们好好挣钱,要在常州买房子,让女儿、儿子做常州人。”肖利利哭着说,回家办完后事后,拿到新的户口本,本来的4口之家成了3口,她禁不住哭了一场又一场。

肖利利说,丈夫抢救期间,医药费前后一共9万多元,家里实在没钱,向亲戚凑了2万,现在已经欠了3万元的外债了。武进医院得知他家的情况后,主动减免了7万多元后期抢救治疗费用。

她说: “再怎么辛苦,我和公公婆婆也一定会把孩子好好拉扯大……”


  • 新世纪网上娱乐]
  • 分享到: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